美媒刊文称奥巴马难以摆脱“第二任期魔咒”

  【美国雅虎网站11月12日文章】题:为什么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必定将充满丑闻和动荡

  贝拉克・奥巴马总统政治生涯中的最初一次选举已停止,他能够集中精神采取措施避免财政悬崖,重新调整政府中的人事安排,并停下来好好思量一下他的长期治理规划。当然,接下来还有依然
生长不振的经济、伊朗的核野心、戴维・彼得雷乌斯使人震惊的告退事件的后续影响,和
其他更多危机,这些都足以证明椭圆形办公室内的一个标语――“为胜利承受压力”是多么贴切。

  然而,这位胜利蝉联的总统却还要担心另外一个问题――第二个任期魔咒。

  这一魔咒能够追溯到伍德罗・威尔逊1919年未能让美国加入国际联盟一事,第二个总统任期几乎总是使人失望和悲哀的。当然也有一些胜利的案例,比方罗纳德・里根1986年通过了税收改革方案,比尔・克林顿平衡了预算。然而,雄心受挫、丑闻和
在政治上慢慢变得无足轻重的情况才愈加遍及。

  没有一位古代总统能够在第二个任期内免受丑闻的影响。

  由于权力交易和朝鲜战争,哈里・杜鲁门1953年离开白宫的时候,其支持率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,只有22%。乔治・W・布什在他的总统任期快要停止的时候支持率仅为25%,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他对“卡特里娜”飓风应答不力而被以为无能造成的。

  考虑到奥巴马对无人机攻打的重大依赖,大略最值得小心的经验来自一位备受爱戴的蝉联总统。正是因为固执地反对国会的监视,而且对国家安全决议的刻板规则毫无耐心,才导致了1986年里根当政时代的“伊朗门”丑闻。

  彼得雷乌斯的三角恋提示人们,总统不成能了解下属的所有情况。这也凸显了提前为一些德高望重的政府官员直立雕像的固有风险。奥巴马挑选的其他进入内阁和白宫的官员未来4年内也也许突然出现问题,尽管也许不是这类小报新闻带来的创伤。这就是华盛顿的游戏性质,和
为什么第二个任期会如斯痛苦。

  除曾受到弹劾的克林顿外,所有古代总统在任期的第6年其所在的政党都丢掉了国会中的席位。与许多似乎不成转变的政治规则不同,这一规则凭直觉来看就是有道理的。任何人在白宫内呆了6年后(即便
是富兰克林・罗斯福和里根),其举动都会开始变得毫无新鲜感可言,选民们都会巴望一种不同的转变。

  这意味着奥巴马大略在2014年炎天前都还能够凭着最大的政治影响力行事。在2014年的国会中期选举后,他也许将开始体会到作为跛鸭总统的无能为力。到2015年炎天,美国人也许会发现争夺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初步战斗都比奥巴马的第7年任期更引人入胜。

  总统正是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并不是
是不成庖代的,而克林顿直到现在还在阅历这类过渡。

  奥巴马也许会以平和的心态应答未来4年那些能够预见的挑战。然而对许多总统来说,第二个任期的鼎盛时代是他们把左手放在圣经上,宣示维护宪法的时候。 (美国专栏作家沃尔特・夏皮罗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limouni.com

Author: admin